当前位置:首页 > 为啥送领导茶叶 > 正文

西安茶文化街(西安茶文化培训机构招聘)

简介茶为国饮,各地的茶馆茶楼浸润着不同的风土人情,展现着当地的人文风貌。从某种意义上讲,茶馆能体现一座城的精神,一个城休闲的舒适度,...

茶为国饮,各地的茶馆茶楼浸润着不同的风土人情,展现着当地的人文风貌。从某种意义上讲,茶馆能体现一座城的精神,一个城休闲的舒适度,还有就是包容性。茶馆,就是一个城市的会客厅。

01

西安人文化底子厚,茶空间的设计水平不亚于任何城市。单个茶馆打分基本都会很高。但打眼看整体,西安的茶馆就有些逊色,缺乏精神标识。茶馆文化真实反应一个城市的精神气质,这话不假!我的专业是读陕茶,平时也爱逛茶馆,这次随同茗星茶馆2018首届全国(西北赛区)评选大赛暨西北百佳茶馆评选活动考察组,又深入到一些茶馆,有所思考,与各位分享。可能读者中有人不服气,说茶贵人长别城志气灭我大西安威风,我能理解,爱之者切,言之者甚。本着摆事实讲道理的原则,不妨让我先举些例子。

比如北京的茶馆就多了京味。北京的茶馆,透着皇城根下的大气。老舍茶馆就是例证。富丽堂皇,人来人往,三教九流都能融入。明清两代的皇帝,都有“赐茶”的偏好。所以北京的茶,沉淀着一种显贵的韵味。北京茶馆,种类繁多,品级俱全。以前分“书、酒、清、野”等类型。而现在从高到低的档次也多,整体向高档茶馆发展,装饰富丽堂皇,墙上挂着名人字画,泡茶的姑娘专业美丽,往来之人,甚至有国外来访、驻华的政要。有些茶馆“喝茶听曲样样有,京剧唱罢相声接台”,演绎出一派繁荣盛世的大国气象。

而成都的茶馆,满是亲切温暖的平民文化。“头上晴天少,眼前茶馆多”,“茶馆多”是成都的一大特色。成都茶馆的另一大特点就是“俗”,不是庸俗,是通俗,充满平民气息。不管达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都爱往茶馆里跑。竹靠椅,小方桌,紫铜壶,倒茶功夫了得的伙计,还有不分高低贵贱的茶客,公园里一元一位的盖碗茶,一起勾勒出这座城市舒适、安逸的生活气息。

江南的茶馆,荡漾着精致古朴的情调。方文山的歌词“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江南的茶馆。江南秀色,风月无边,吸引众多文人雅士,才子佳人。所以这里茶馆往往是临水而建的小阁楼,茶客凭栏远望,提笔书写水乡的诗情画意。精致是江南茶馆普遍的特点。比如,浙江新昌,有一个茶楼叫清源茶楼。除了茶品以外,茶馆还供应了当地风味的中式套餐,非常有韵味。以前我以“新中式”为时髦,也知道奢华两字怎么写,但在清源茶楼,我第一次知道纯中式是个什么味,一下子就再现了鲁迅先生笔下的乡土,活灵活现,舒服极了。

闽粤的茶馆,拼的是茶道的高低,充满着江湖的味道。闽粤“功夫茶”,名扬海内外。从选茶、取水、泡茶到茶具,都是十分考究的。潮汕人斟茶讲究“套路”,美其名曰:“高冲低斟,淋盖刮沫,关公巡城,韩信点兵。”泡茶用的茶具是一整套精美的工艺品,十分完备。

02

陕西人最不缺文化,各种类型的茶馆会所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孕育了丰富多彩的茶馆文化。现在西安城的茶馆就有上千家,基本类型可分为书院型、关中风情型、时尚生活型和茶修型,另外一大类就是品牌店,也非常注重空间设计和顾客的体验。

书院类型的如国内名气响当当的六如茶文化研究所、秀秀茶书院等。关中风情型茶馆一般是茶、饮食、民俗三者结合的综合营业场所,开放,接地气,人均消费也不高,但人气都很旺,无论是旅游人群还是本地居民,都乐于前往。如位于兴庆公园里的憩园茶饭,小寨赛格楼上的古今长安老茶坊等。时尚生活型茶馆和都市人生活紧密挂靠,有些以茶品为特色,如位于半坡纺织城艺术区的无我茶会和位于金康路的茶话会,专营普洱茶,还有些以其他生活服务为特色,和洗车、美容等结合,作为顾客的休息和交流场所,时尚大气,简便灵活。茶修型会所一般为修行人士服务,有些隐于都市,有些隐于南山。西安周边地县也有很好的茶馆,功能更综合,随着茶文化的推进,都成为了当地时尚和文化的地标,如安康市的安康茶馆和老安康茶馆,汉中市的红茶坊,延安市的茶圣居和一念之间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本地茶企办的茶馆值得称道。如紫阳和平茶叶在安康的茶楼,东裕茶业在汉中的茶馆,都彰显了茶企自身的产品品质和品牌文化,更为重要的是,也显露了上述茶企对顾客体验的注重,和对茶叶消费模式的研判和关注。

尽管百花如此齐放,百香如此争鸣,但感觉我城西安的茶馆还是缺乏灵魂,缺乏一种城市气质。虽然西安茶馆风格很多,流派很多,雨后丛生,但站在钟楼上的高空四周展望,尚没有呈现一种混沌统一的气象。

比如尽管北京的茶馆透着皇城根下的大气,但不难发现茉莉花茶还是其基本底色。尽管成都茶馆满是亲切温暖的平民文化,但还是有盖碗绿茶这种形式在托底。尽管江南的茶馆,精致古朴风月无边,但古朴书香是其基本的格调。尽管闽粤的茶馆,充满着江湖的味道,但乌龙茶总是占据出场的主要角色。相比而言,西安的茶馆整体缺乏这种识别,缺乏茶类的识别,缺乏行茶手法的识别,缺乏精神气质的识别。

03

从前的茶馆,更像一个民间沙龙,人们到这里来,从他人身上获取信息,了解行情,互通有无。茶客因此而来去匆匆,茶馆因此而热闹非凡。现代茶艺馆趋于安静,客人到此地,除了彼此商讨事务之外,很重要的就是休闲,沙龙性质解消,驿站性质渐起。茶艺馆追求精美,除了茶要好之外,茶食要好,装修要好,要隽永耐看,一只茶杯一只碗,一道茶食一张桌,都要精心选择,马虎不得。每一个茶艺馆都是一件艺术作品,有基本样式,有文化为衬,有人的灵魂和个性渗透其间,茶艺馆不只是喝茶的地方,而是让生命在此调养生息的地方。

无论对于新茶客还是老茶客,其实很多人都是在茶馆正式接触到茶的。在新时代,茶馆在整个茶产业链条中有着更加现实的功能:

一、首当其冲就是直接的茶产品销售;

二、现在的茶馆都投入不菲,尤其是装修,各种涉茶元素都在此聚合,如茶艺、茶器、茶服、空间设计、声光电等等,茶馆是茶文化和茶叶品牌展现的最主要的场所;

三、茶馆都有训练有素的茶艺师,冲泡技艺高,体验好,这是传播茶文化培育消费者的主要途径。

紫阳和平茶厂总经理曾朝和曾在我微信中评论说:“应该把陕西茶馆作为振兴陕茶的突破口来抓。”我觉得这句话很有见地,始终记着它!

04

没有免费茶水的城市不是一个有包容性的城市。

成都公园一块钱一位的盖碗茶已经成了成都休闲城市的文化符号。西安城一直在对标成都,有没有在这一方面有所反思呢?

我在呼和浩特,早餐的烧麦馆,杂碎店,每组食客都能拿到一壶现泡的茶,茯茶、普洱、青砖,随意挑选,最重要的还是免费!这让我很震惊。虽然内蒙古不产茶,我却可以喝到免费、浓郁、滚烫的茯茶。虽然陕西产茶,不看我这张脸,我都喝不到免费的茶。这是一种巨大的差异!在呼和浩特的路边店,客人边吃边喝,自由续水,一点也不拘束。说实话,在咱大西安吃泡馍都享受不到这种待遇,虽然也有醒口汤、茶水免费供应,但大部分都是温吞达旦,无味的淡茶,让人有种看脸色蹭喝的感觉。

这种缺失与其说是茶文化的缺失,不如说就是城市人文精神的缺失。

成都一元一位的盖碗茶,收的也不是茶叶钱,而是水费。广州的早茶也是一样,作为一种约定俗成的茶文化,很多地方依然免费,高档餐馆按人头收取早茶座位费的也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所以,对中国人而言,忘掉茶就是对茶的最大的尊重,什么时候把茶叶的价钱忽略掉了,才是真正的茶文化复兴。

反观陕西,比如在茯茶镇,虽然有像裕兴重这种喝茶不收钱的茶店,但是还没有形成标志性,形成规模,形成气候的免费茶水供应计划。好歹我们是产茶区啊?!一百块可以在茯茶镇买走三块砖,也不愿在戏台底下设一个施茶的场所,比如一元一位。自从汉代老妇当街卖茶水开始,开创了茶馆这行服务业以来,历代都不缺施茶一说,但现在都谈不上了,人心不古,这就是人文精神的缺乏。正因为这样,更显从政者和管理者的责任。

地标位置更应该有个地标茶馆。比如台湾故宫,比如紫藤庐,相互成就。而在我西安城的大雁塔,陕西历史博物馆,钟楼,你能举出一个名字响亮的茶馆吗?这就是城市气象。

作为第六届西部茶博会的配套活动,茗星茶馆2018首届全国(西北赛区)评选大赛暨西北百佳茶馆评选活动,给陕西的茶馆做了次详细的摸底,意义很大。陕西省茶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晓学先生义务组织黑黄茶轩的员工和在陕的知名茶人,兵分四路,连续几天深入茶馆实地考察,走访了百余家茶馆,综合评估量化打分,这比百余个奖牌更重要。

作为后续工作,我们希望从中能派生出西安城的地标茶馆。

04

王国龙先生有一首写茶馆的诗极为有趣。

【新茶客】

王国龙

酒足临风赴棘堂,

宫墙名士入书房。

佳人鸟语胭脂厚,

店主禅声汉服装。

半座江山一壶秀,

盈锋岁月断愁藏。

巅峰更遇春雷剑,

血汗三年转紫阳。

“半座江山一壶秀,盈锋岁月断愁藏”。这句诗说这些茶真贵,一壶茶顶半壁江山了。“赴棘堂”,“春雷剑”,“盈峰”都是为了点明这是天价私房茶陷阱而造的气氛。“佳人鸟语胭脂厚,店主禅声汉服装。”茶艺师着汉服,仪态万方,曼声细语,店主以修行人自居,开口茶禅一味,闭口卖天价私房茶。老板生意好吗?“巅峰更遇春雷剑”,限制公款消费的政策如春雷利剑,借高档会所输送利益的权色交易少了,老板的天价茶没人买单了。血汗三年,生意垮了,只得另谋出路。“紫阳”这儿代指茶区。茶客又怎么样呢?诗名“新茶客”,用意即在此。茶客掏足了学费以后,才想起去茶叶产区去走走,在产区茶叶质量货真价实,一般不会上当花冤枉钱。但“新茶客”又何尝不是语意双关,说茶馆老板也是新手呢?!

王彦峰是陕西茶馆经营的佼佼者,他在不断反思和摸索茶馆业态的经营模式。如果能总结为三个字金言的话,那就是“忘掉茶”,不信你见面跟他聊聊,看我说的对不。在陕西的茶业界,王彦峰是最合格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做的最到位,帐算的最细。功夫在茶外,王彦峰也从这句话摸索出了他的茶馆经营之道。现在王彦峰管理的憩园茶饭和宽肚,都成为西安口碑很好的店面。对王彦峰而言,好的茶馆经营,可以概括为三句话:首先,茶馆需要一个简单、合理、有效的商业模式;同时,还需要一个标准、规范、循环的系统;其三,一个团结、奋进、学习的团队必不可少。这次陕西茶馆发展论坛王彦峰有重要演讲。

我的专业是读陕茶,一个茶馆怎么才能更“撩人”,得看这几个功夫。

一、得和本地茶或本地茶风接轨

本地茶就是根基。不做本地茶的茶馆可能有特色,可能很精巧,但肯定做不大。

二、得有本地人气

没有纯旅游性的茶馆。如果一个店纯靠外地旅游人口维持生意,这个店肯定做不长。和西安的泡馍馆一样,得有本地的老顾客。茶馆也一样。

三、让人心静而不是让人身静。

很多茶馆投资不菲,但让人进去不敢放松,“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老被架着,音乐悠扬,环境很安静,但茶客的心却并不放松。所以,没有书的茶馆是假茶馆。对于现代人而言,书不是食粮,却是精神的安慰剂。比如南京的城市地标——先锋书店。书有多接地气,这个茶馆根扎得就有多深。我在王彦峰的憩园茶饭,第一次就注意到的书架上一本《兴庆宫史话》,立马就感觉这个茶馆立住了。在陕西做茶,读陕西茶,少不了这本书——《始翠山,诗词发现陕茶之美》。这本书就是城市精神,陕西茶馆必备读本。

05

茶馆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地方,古往今来,大江南北,城市乡镇,无所不在,一直为人们提供休闲雅聚的地方。不论城市如何变迁,商业模式如何升级,茶馆都始终保留着那份人情味,和优雅的气息,扮演着它作为文化符号的重要角色。即便是现在钢筋水泥的城市,茶馆依旧保留着“品茶结社”的功能。无论现代茶馆如何演进,都离不开此时此地这一方水土。茶馆生意好做吗?也并不好做。现在信息传播几乎没有死角,茶品销售的暴利时代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而消费者需要“体验”却并不愿意为“体验”买单。很多茶馆的业主抱怨,现在几乎处于“水深火热”的地步。那么茶馆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呢?“提升服务水平,狠抓特色经营。”忘了是哪位老师评论的了,他说,“其实,我们很痛心的说,虽然我们每天讲茶文化,其实茶行业是最没文化的行业,文化假浮空,不能落地,尤其服务文化,服务意识和水平,和其他行业差距太大了。”茶馆经营要和其他娱乐服务业看齐,这是这次百佳茶馆评选的积极意义。

其实还有很多题材陕西茶馆还没有涉及。比如汉阳陵“世界最早茶叶”的考古发现,目前还没有应用到茶馆中。法门寺唐僖宗皇家茶器16件套,仿制品全套下来也得十几万,很多茶馆没这个实力拿下来。即使有这些茶器,展示的居多,应用的太少。希望下一次的法门寺茶文化论坛,能针对陕西境内的茶馆免费推行唐代皇家煎茶的文化推广计划。耀州窑青瓷在宋元时期非常牛逼,但现在的主流已沦落为工艺摆件,应用不到茶席上,这都是缺憾。不知这次茶博会的青瓷对话论坛能不能说到这个点上,拭目以待。很多茶馆的书画布置,基本停留在“禅茶一味”的框框里,不是卢仝的七碗茶诗就是元稹的宝塔茶诗,其实陕西还有很多脍炙人口的本土茶诗,尚没有被大量应用到茶馆书画里,这也是一欠缺。要说长别城志气灭我城威风,茶馆书画就是重要一环。茶器人合一,这才是陕茶之魂。茶馆就是陕茶之魂最佳安置之所。

奇乎不奇,不奇又奇

园耶是园,是园非园

1944年至1947年,西安地下党在莲湖公园开设了一个“奇园茶社”,上面是它的楹联。“是茶非茶”,以此联和各位做茶馆的朋友共勉。

发表评论